北伐,又败了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11-18 01:39

  

22岁的姜夔,在冬至日来到了扬州。

那天雪霁初晴,一眼望去,城外都是青青的麦苗。姜夔慕名造访这座淮左名都,可进城一看,满目疮痍,只有池水还是那么碧绿,纵使桥边芍药花开依旧,却已物是人非。

年轻的姜夔,悲叹今日的荒凉,追忆昔日的繁华,写下了千古名篇《扬州慢》:
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渐黄昏,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。

杜郎俊赏,算而今重到须惊。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,难赋深情。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?

▲雪后扬州城。图源/摄图网

当时,距离金主完颜亮发动战争,金兵铁蹄蹂躏扬州,已经过去十几年了。

南侵的金兵在采石之战败给了宋军,却将怒气发泄在扬州,对这座商业繁荣的都会大肆掠夺,将城中财物席卷而去,只留下一片断壁残垣。

扬州长期无法恢复元气,南宋亦然。

在完颜亮遇刺身亡后,南宋很快发动了隆兴北伐,却草草收场。一蹶不振、颓唐不堪的,何止是一个扬州城。

▲扬州瘦西湖。图源/摄图网

01.采石

完颜亮攻宋,有记载说,是因为另一首描写东南胜景的词。

北宋柳永有一首词《望海潮》,描绘了钱塘江的旖旎风光,其中有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。完颜亮一听说这美景,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

此君自称人生有三个“小目标”:第一,国家大事,都是他说了算;二,率军远征,将其他国君押回来问罪,三,娶天下绝色美女为妻。

为此,完颜亮发动宫廷政变夺取皇帝宝座后,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,如迁都燕京、厘定官制、自铸铜钱等,这些成绩值得肯定。

但完颜亮步子迈太大,逐渐迷失了自我。

他大兴土木,扩充兵马,投入全国财力人力,迫使百姓为了制造箭翎、甲革,宰杀大量牲畜家禽,就连乡野的乌鸦、猪狗都无不被害。

为了增加战马,完颜亮从民间征调了56万匹马。马匹所过之处无草料可供,完颜亮就下令在田里放牧,以至庄稼荡然无存。

宋金之间在边境本来设有榷场互通有无,完颜亮打贸易战,下令关闭凤翔府、唐、邓、颖、蔡等州榷场,只余泗州(今安徽泗县)一处。后来,这个榷场也关了。

宋金边境贸易,金人获利甚巨,完颜亮的做法无疑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对于完颜亮的疯狂举动,朝中宗室、大臣纷纷上疏谏止,却大多被贬谪、处死,连皇后、皇子也不能幸免。

在完颜亮看来,没有人比他更懂大金。

自绍兴和议以来,宋金二十余年的和平,最终被完颜亮打破。

南宋绍兴三十一年(1161年)夏,完颜亮统兵六十万,号称百万,分兵四路南下。他从诸军中挑选5000精兵作为自己的亲军,迷之自信地夸下海口:“取江南,此五千人足矣。”

当时南宋在位的皇帝,还是宋高宗赵构,他得知金人南下,又想跑路,打算逃往福建或四川。

秦桧已死,且金人毁约在先,这一次,主张抗金的官员在舆论上战胜了主和派。

宋高宗只好下令备战,命抱病在身的名将刘锜为统帅,前往镇江指挥。

但给予完颜亮当头棒喝的,却是一位书生。

南宋词人张孝祥当时在抚州(今江西抚州)当知州。一天,他得知一个不可思议的好消息,为之精神振奋,写下一首《水调歌头·闻采石战胜》:

雪洗虏尘静,风约楚云留。何人为写悲壮,吹角古城楼?湖海平生豪气,关塞如今风景,剪烛看吴钩。剩喜燃犀处,骇浪与天浮。

忆当年,周与谢,富春秋。小乔初嫁,香囊未解,勋业故优游。赤壁矶头落照,肥水桥边衰草,渺渺唤人愁。我欲乘风去,击楫誓中流。

张孝祥为之欢欣鼓舞:金人败退了,胡马掀起的风尘已被涤荡干净,这让我想到了前朝的两位名将,一位是东汉末年,在赤壁之战大破曹军的周瑜,另一位是淝水之战中,战胜前秦百万大军的谢玄。我也要像东晋的祖逖一样,立下中流击楫的誓言,一定要驱逐金人,恢复中原啊!

张孝祥之所以如此激动,还有一个原因,这场胜仗,是张孝祥的同年虞允文打的。他们二人与杨万里、范成大等,都是绍兴二十四年同榜进士。

虞允文是文臣,被任命为参赞军事,到前线慰问宋军。当时守卫淮河一带的王权贪生怕死,丢下军队跑了。金人一下子攻破淮南,打到长江边上的采石矶(今安徽马鞍山),南宋朝廷另派了一名将领上前线,可还在赴任途中。

虞允文抵达采石时,金兵已经在江北岸筑高台,连营三十余里,而南岸宋军才一万八千人,马数百匹,由于无人指挥,将士们军心涣散,三三五五地坐在路旁,不知所措。

此时,虞允文当机立断,决定越级行事,亲自指挥军队,迎击金人。一个随从对虞允文说:“大人,您是奉命来慰问将士的,如何能号令军队?如果打败仗,可就罪上加罪了。”

虞允文反驳道:“危及社稷,吾将安避?”

在这场以寡敌众的战役中,文人虞允文发挥宋军水师的优势,凭借两岸军民的协助,打了一场大胜仗,烧毁金军战船300余艘,阻挡完颜亮南下步伐,一举扭转了宋金战局。

▲安徽马鞍山采石矶。图源/摄图网

年迈的宋军主帅刘锜卧病在床,采石之战大胜后,他用手拉着前来探望的虞允文,说:“朝廷养兵三十年,我们这些老人没能打退金兵,今日大功出自一位书生,我实在是羞愧。”

二十多年前,刘锜与岳飞、韩世忠等名将在抗金战场上并肩作战,眼见着南宋朝廷放弃大好局势,与金人议和。

这口气,憋着难受啊。

采石之战不是完颜亮唯一的失败,他的军队不仅在采石矶受挫,西路军还被宋将吴璘阻挡在大散关,攻入四川的企图遭到粉碎;走海路的水军被岳飞的老部下李宝打到找不着北。

完颜亮杯具了,更惨的是,他连皇位和性命都丢了。

金朝权贵在完颜亮南侵后,迅速走向分裂。完颜亮还在前线打仗,留守金东京辽阳的完颜雍已经被拥立为帝,即金世宗。这下子金兵都不知该听谁的,更加滋生厌战情绪。

采石战败后,金人进退两难,完颜亮愈发焦虑不安,他不顾众人反对,要求三日之内一定要渡江,否则尽杀诸将。打工人也是要有尊严的,一些金兵趁着完颜亮将亲兵调走的时机,发动兵变,袭击了完颜亮的营帐,将他乱箭射死。

完颜亮死后,金兵开始北撤,宋军收复了淮河一带的失地,但战争引发的剧变正发生在大江南北。

▲虞允文《适造帖》

02.青兕

完颜亮大举攻宋,后方却乱成一锅粥,原北宋领土的沦陷区人民纷纷起义,其中力量最强大的是山东的耿京,聚众二十五万。

这恰恰证明,人心思归。

一介书生虞允文在采石之战立功后,山东的一位22岁书生从老家带着两千人马投靠了耿京,他的名字,叫辛弃疾。

辛弃疾投靠耿京不久后,起义军的同志僧人义端,却在背后捅了老大哥一刀,偷了耿京的帅印逃跑,准备投降金人。

作为典型的山东大汉,辛弃疾文武双全,他自告奋勇前去抓捕义端,飞身上马,三天之后就提着义端的人头归来。

义端临死前装神弄鬼地对辛弃疾说:“我知道,您就是一只大青兕(一种类似犀牛的猛兽),力能杀人,请放过我吧。”义端的奸计没有得逞,“青兕”之威名却从此响彻天下。

山东起义军都是“草头王”,毕竟难成大业,耿京与辛弃疾商议率军回归南宋,让辛弃疾先行与南宋朝廷联系。绍兴三十二年(1162年),辛弃疾到达建康(今江苏南京),受到了驻跸于此的宋高宗接见,并拿到朝廷授予的印信,前去召耿京南归。

可当辛弃疾回到山东,起义军队伍人心散了,不好带了。叛徒张安国,竟然杀了耿京,投靠金人,导致义军将士大部逃散。

若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,可能就放弃使命,自己回去交差了。

辛弃疾偏不认命,他带着仅剩的五十轻骑杀入金人军营。当时张安国正与金军将领喝酒庆贺,手下有五万人,辛弃疾就这样深入险境,当着众人的面将叛徒从酒桌上拽出来,抓到建康,斩于市曹,大快人心。

后来,辛弃疾的好朋友洪迈将此事记载下来,说辛弃疾这一次锄奸行动,让“懦士为之兴起,圣天子一见三叹息。”

辛弃疾归宋后,踌躇满志。在他南归后不久写的《汉宫春》中,可以读出一个青年才俊激昂奋发的情怀,和仕宦生涯中难得的闲愁,真是满满的少年感:

春已归来,看美人头上,袅袅春幡。无端风雨,未肯收尽余寒。年时燕子,料今宵梦到西园。浑未办,黄柑荐酒,更传青韭堆盘?

却笑东风,从此便薰梅染柳,更没些闲。闲时又来镜里,转变朱颜。清愁不断,问何人会解连环?生怕见花开花落,朝来塞雁先还。

▲辛弃疾铜像。图源/图虫创意

辛弃疾始终关注着恢复大业,而此时宋金形势并未因完颜亮之死而缓和,依然剑拔弩张。

采石之战次年,金朝派人指责宋朝,为何收复淮河一带的州郡。日后为辛弃疾写故事的那位朋友洪迈出使金朝。宋高宗想趁机与金朝重新谈判,于是将绍兴和议以来国书签名用的“臣赵构”改为“宋帝”,表示跟金帝平起平坐。

洪迈也就是个传话的,结果金人看了国书格式改了,把洪迈扣了下来,三天三夜不给吃喝。后来有大臣说使者无罪,金朝才把这位大才子放回去,没有长期拘押。

洪迈回来后,宋金是战是和,没有定论。但有了采石之战等几场胜利,朝中大臣抗金舆论高涨,宋高宗也很识趣,不久后将皇位给养子,即宋孝宗赵昚[shèn],自己当了太上皇。

宋孝宗即位后,次年改年号为“隆兴”,他跟他爸最大的不同之处,就是一心想北伐。

▲宋高宗画像

03. 隆兴

宋孝宗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。

宋高宗培养了两个候选接班人,请博学多才的史浩(宋理宗朝权相史弥远之父)当他们的老师。

他们其中一个是当时还未改名的普安王赵瑗[yuàn](宋孝宗),另一个是恩平王赵璩[qú],都是宋太祖赵匡胤一脉的后代。宋高宗的亲生儿子早夭,自己又丧失了生育能力,只能将皇位传给养子。

有一次,宋高宗想到一招特别损的方法测试两个养子——给他们各派了10个美女前去服伺。

史浩对皇帝的恶趣味无可奈何,但还是提醒两个学生:“这些宫女之前都是在陛下身边侍候的,两位殿下对她们以庶母之礼待之,不亦善乎。”但就怕他们年轻气盛,控制不住自己。

结果,过了一个多月,宋高宗召回宫女,给她们做体检,发现服伺赵璩的10名美女全部已非处女,而服伺赵瑗的10名美女却完璧如初。

在反复考察两人的品行之后,宋高宗愈发觉得赵瑗贤能,最终将他立为太子。

完颜亮南侵时,还是太子的宋孝宗多次向高宗提出,愿意带兵上前线。宋高宗疑心病重,联想到唐代安史之乱,唐玄宗到成都避乱,太子李亨灵武即位的故事,表现得有些恼怒。

史浩知道学生惹祸了,赶紧上疏,表示“太子不可将兵”,打消了太子的危险念头。

如今,宋孝宗当上皇帝,终于可以施展抱负。

▲宋孝宗画像

史书记载,宋孝宗即位那天下着大雨,已经退位为太上皇的宋高宗赵构起身回宫,宋孝宗坚持冒雨相送。

宋高宗看到宋孝宗在漂泊大雨中浑身湿透,大为感动,对身边人说:“付托得人,再无憾矣。”

但相比宋高宗,宋孝宗更加雷厉风行,他一即位就为岳飞平反,追谥“武穆”。之后,宋孝宗在召见岳飞幸存的三子岳霖时,痛惜地说:“卿家冤枉,朕悉知之,天下共知之。”

朝廷的风向变了,朝野上下抗金热情高涨。

这一年,39岁的陆游,出任镇江通判。此时,宋金两军雄踞于淮河一线,镇江就是抗金前线。

陆游的仕途一向不顺,他本来应该是张孝祥、虞允文的同年,但那年实在不走运,他试卷答得太好,名次盖过了秦桧的孙子秦埙。秦桧看到自己孙子吃亏,勃然大怒,要降罪主考官。主考官不敢得罪权相,于是,陆游就落了榜。

那一年的状元,是张孝祥。秦埙靠走后门,得了个探花。

陆游仕途不畅,结婚后还情场失意,迫于家庭压力,与他心爱的原配夫人唐琬离婚。宋孝宗即位后,作为主战派的他,以为自己事业迎来了转机。

隆兴元年(1163年)秋,陆游登上镇江北固山,登楼遥望江防前线,写下一曲《水调歌头》:

江左占形胜,最数古徐州。连山如画,佳处缥缈著危楼。鼓角临风悲壮,烽火连空明灭,往事忆孙刘。千里曜戈甲,万灶宿貔貅。

露沾草,风落木,岁方秋。使君宏放,谈笑洗尽古今愁。不见襄阳登览,磨灭游人无数,遗恨黯难收。叔子独千载,名与汉江流。

陆游词中最后几句的“襄阳登览”,说的是三国时羊祜(字叔子),镇守襄阳十余年,为晋灭吴做准备,却未能亲眼看到天下一统,他生前常登襄阳岘山,感慨壮志难酬。羊祜死后两年,三国归晋。

那一天,陆游以为,时代要变了,相信自己可以看到“王师北定中原日”。

他哪里会想到,自己七老八十时,还在病榻上悲叹:“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”

▲镇江金山寺。图源/摄图网

04.北伐

宋孝宗铁了心要跟金人干一架。

67岁的老臣张浚,成为主持北伐的第一人选。

宋孝宗的老师史浩反对主动进攻。他认为应该接受完颜亮南侵时的教训,加强对瓜洲、采石等沿江一线的防守,坚守两淮,等物力、军力等条件充足,再进行北伐。

在采石大捷立功的虞允文,也主张积极备战,以待良机。

张浚却主张不顾一切立即北伐,不要怂,就是干。

毕竟张浚是老主战派了。

当年秦桧得势,疯狂打压主战派大臣。有一次,张浚被贬,秦桧一党诬告他与旧部策划谋反,随身箱子里都是私通亲信的书信。

宋高宗不信,派人去拿来一看,发现是有一些书信,但写的都是忠君爱国的话。宋高宗很是感动,命人追上去,赐张浚三百金。

秦桧一党接着作妖,对外宣称,宋高宗要赐死张浚。张浚的随从听到这些谣言,不禁大哭。张浚说:“你们哭什么?如果真像传言中的那样,我死了向国家谢罪也无妨。”

宋孝宗即位后,主战派同仇敌忾,当初备受打压的张浚被任命为枢密使、江淮宣抚,担任伐金的主帅。

张浚得到了他苦等多年的机会,但这个机会来得太尴尬。

南宋,正面临着无将可用的局面,张浚已然孤木难支。

那些骁勇善战、足智多谋的抗金名将都已作古,或被秦桧一党陷害,或在失意的岁月中耗尽青春。岳飞因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遭受冤案;韩世忠被迫退休,悠游林泉,得以善终;刘锜晚年抱病上阵,不久前刚病逝;吴玠疑似死于酒色……北伐大业还未开始,老兵渐凋零。

另一边,太上皇赵构也是个老阴阳人了,对宋孝宗冷嘲热讽,你说张浚?他不过是专门把国家钱物做人情的小人罢了。

听到宋孝宗提拔张孝祥为都督府参赞军事,赵构又反讽道:“这个张孝祥,一定很精通军事吧!”

隆兴北伐败了,依旧是输在自己人手上。

隆兴元年(1163年)四月,宋孝宗下令对金朝发动进攻。

张浚手下两员大将李显忠与邵宏渊,各自带兵渡过淮河北进。起初,李显忠好几次打败金兵,收复了一些州郡。邵宏渊嫉恨李显忠的功劳,甚至发展到故意不援助的地步。金兵抓住机会,派兵十万攻打李显忠收复的宿州(今安徽宿州)。

金人兵临宿州城下,李显忠派人向邵宏渊求援。邵宏渊心中不服,按兵不动,竟然对部下说,这么热的天,摇着扇子还嫌不凉快,怎能披着战甲去打仗呢?

如此一来,宋军士气低落,李显忠的军队孤立无援,弃城逃走,一溃千里。退到符离(今安徽宿州北)后,李显忠与邵宏渊两军十三万人马陷入混乱,多年积存的物资几乎丧失殆尽,宋军士卒相互践踏,死者不计其数,两个主将逃窜,不知所踪。

这就是著名的符离之败。此战后,金兵士气大振,直抵两淮前线,逼迫南宋议和,隆兴北伐形势急转直下。

张浚不愿放弃,他多次上书请战,但在太上皇宋高宗等主和派的幕后策划下,宋金再次陷入议和的僵局。

张孝祥在张浚手下参赞军事,眼看大势已去,其忠愤之气跃然纸上,便有了这首《六州歌头》(一说为采石之战后所作):

长淮望断,关塞莽然平。征尘暗,霜风劲,悄边声。黯销凝。追想当年事,殆天数,非人力,洙泗上,弦歌地,亦膻腥。隔水毡乡,落日牛羊下,区脱纵横。看名王宵猎,骑火一川明。笳鼓悲鸣。遣人惊。

念腰间箭,匣中剑,空埃蠹,竟何成。时易失,心徒壮,岁将零。渺神京。干羽方怀远,静烽燧,且休兵。冠盖使,纷驰骛,若为情。闻道中原遗老,常南望、羽葆霓旌。使行人到此,忠愤气填膺。有泪如倾。

张孝祥在淮河边极目远眺,悲痛的泪水如倾盆雨下。之后,张浚被降职外调,死在离京途中,而主和派宰相汤思退上台后,开始拆除淮河一带的防线。

▲张孝祥《柴沟帖》

05.和议

隆兴北伐失败后,宋金签订了“隆兴和议”,这是双方在外交上的相互妥协。

在“隆兴和议”中,金人相比之前的“绍兴和议”做了一定让步,减去十万岁币,南宋皇帝不再对金称臣,双方改为叔侄之国。从此以后,我叫你一声大侄子,你叫我一声叔叔。

但金人在土地上不肯退让,除了要南宋归还完颜亮南侵后收复的四州外,还要求南宋将商(今陕西商县)、秦(今甘肃天水)二州割让给金朝。

宋孝宗当然愤愤不平,有志于北伐的臣民也不服气。杨万里在诗里说,“人到淮河意不佳” ,南宋的臣民到了淮河边,想起北伐功亏一篑,总是心有不甘。

更可悲的是,当初支持北伐的大臣,免不了被事后清算。

陆游因才华横溢,曾被张浚推荐给宋孝宗,当时对金占领区散发的“传单”,就是陆游起草的。隆兴北伐失败后,陆游又倒霉了。

主和派给陆游加上一个“交结台谏,鼓唱是非,为说张浚用兵” 的罪名,将他免职归家,赶到乡下种了几年田。陆游太郁闷了,他在《诉衷情·青衫初入九重城》写道:

青衫初入九重城,结友尽豪英。蜡封夜半传檄,驰骑谕幽并。

时易失,志难城,鬓丝生。平章风月,弹压江山,别是功名。

陆游说,当年我穿着青衫第一次到首都,结交的都是天下英豪,我们为抗金起草檄文,连夜向中原传送。现在北伐的时机丢了,我的鬓发也已花白,只有去品评风花雪月了。

▲陆游画像

当陆游为北伐干得热火朝天时,年轻的辛弃疾也在奋笔直书。

隆兴年间,辛弃疾开始写作他人生中“最重要的一篇政治军事论文” 《美芹十论》,通过从十个方面分析宋金形势,为南宋朝廷积极备战抗金提出了具体的作战方案。

但最后,辛弃疾的“万字平戎策”,也只是“换得东家种树书”,他的北伐理想,在此后数十年间被渐渐埋没。

辛弃疾年轻过,陆游也年轻过,包括岳飞、韩世忠、刘锜、张浚……他们所有人,都曾年轻过,可无情的现实,就是辜负了他们的青春。

这个世界,似乎不该是这样的,却又总是如此,无可奈何。

全文完,感谢您的耐心阅读,顺手点赞、点在看让我知道您在看~

参考文献:[宋]徐梦莘:《三朝北盟会编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7年[元] 脱脱:《宋史》,中华书局,1985年[元] 脱脱:《金史》,中华书局,1975年邓广铭 :《稼轩词编笺注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3年夏承焘等:《宋词鉴赏辞典》,上海辞书出版社,2003年粟品孝:《南宋军事史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8年何忠礼:《南宋全史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1年本文系网易新闻•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【最爱历史】原创内容,未经账号授权,禁止随意转载。


Powered by 彩票游戏平台十大排名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